孤身一人

17.2.15

血和雪和纸。
兰州,走的时候下雪了。
像是迎接,像是送别。干净利落的寒冷,冻的我鼻尖发红,可我却不愿意躲开,这一路的所有的声音混在一起,我头一回为此着迷发醉。淡淡的鸣笛,轻轻的店曲,平平的人流声和静静的自己和成一首跑调的老歌,处在你现有的记忆,盘踞在你的心头。你躲不开,逃不走,知道吗?你的心跳都是它这歌的节奏。何苦?要走?心中碎碎念般的想,谁曾想,转眼,看到一粗一细的两棵国槐。厚重的历史感与纤细的情感就这么被两棵书给勾了出来,粗的那棵像你,细的发灰的小芽树便是我啦,我忍不住的想:兰州啊,我这个年轻人,舍不得离开你几个月,请别想我。我会一个人哭。

二十岁。生日快乐。
失望与惊喜。
希望儿子能快点到我身边,对父母太过于失望却也无力责怪。一个人的灵魂太过孤单与孱弱。
加油,新的一年。
多读书少说话。
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我想你了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失去了刚刚好的人.却也得到了刚刚好的开始....


闭上眼睛,也许你就知道自己是谁了

那么,看着窗外

现在是几点几十分呢?

充盈在脑海里和心头的是一种无力感,我任凭别人撕裂我的双眼

那么

手头的相机也许就是唯一的光亮

或许.我压抑的太久 

或许.我离我的歌太过于远...


一空之间 老飘飘的阴暗面:

挑战凝火

美国,羚羊谷的下谷,造物主数万年的时间雕琢之作,犹如凝聚的火焰和波浪。是对摄影师色彩、构图、曝光的综合控制能力的最大挑战。这里光线色彩和构图一切都在环境中随着光线环境的变化而变化,如果说拍摄风景的难度,这里对于新手来说是最刺激和最有成就感的,成千上万的摄影师都拍摄过这里,但很少有人能最终夸耀对自己的作品,因为任何相机和摄影师几乎在这个自然鬼斧神工之下,除了忙于感叹,几乎没有多少能力去思考表达。即使是作为忠实的记录,你也会感到摄影的设备是如此无能为力。即使是有经验的摄影师,在如此复杂多变的环境下也会感到头疼。
这组片子等待了7年,永远没有最满意的时候,和...

那些伤口 

         祭祀裸露的执念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致我最美的蓝颜

十四 5447:

我该去远行 那里有大片的蓝天 发光的土地和未来的爱

老章摄影:

南山北山树冥冥, 猛虎白日绕村行。

向晚一身当道食, 山中麋鹿尽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《猛虎行》 唐●张籍

© 孤身一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